•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白馬藥業“學術推廣”每年耗資數千萬 服務商成立、注銷頻繁被質疑“空殼公司”

      江西杏林白馬藥業股份有限公司(“白馬藥業”)創業板IPO已進入問詢階段。日前,白馬藥業更新了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在創業板上市招股說明書。

      中國網財經記者注意到,重營銷輕研發的背景下,白馬藥業被質疑利用業務推廣費利益輸送,而與其合作的23家推廣服務商企業,公司參保人數或者顯示為0、或者未披露參保人數,疑似“空殼公司”,這也為白馬藥業IPO之路蒙上了一層陰影。

      2020年主要產品銷量均下滑 存貨賬面價值累計達1.37億元

      資料顯示,白馬藥業成立于2001年5月17日,是一家從事現代中藥及化學藥品的研發、生產和銷售的高新技術企業?! ?/p>

      2018年-2021年6月,白馬藥業分別實現營收3.21億元、3.55億元、2.65億元及1.5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9.68%、10.81%、-25.33%及43.43%;歸母凈利潤分別為5486.10萬元、6486.78萬元、6165.94萬元及3118.78萬元,同比分別增長43.01%、18.24%、-4.95%及31.16%;扣非凈利潤分別為5154.29萬元、6326.92萬元、4473.43萬元及2813.68萬元,同比分別增長31.80%、22.75%、-29.30%及65.46%。

      根據招股書,2021年白馬藥業預計實現營收3.18億-3.31億元,較2020年增加 5285.53萬-6585.53萬元,增幅為19.92%-24.82%,扣非凈利潤為6016.2萬-6439.06萬元,較2020年增加1542.77萬-1965.63萬元,增幅為34.49%-43.94%。

      其中,報告期內公司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為3.12億元、3.47億元、2.60億元和1.48億元,主營業務毛利率分別為67.65%、67.21%、61.91 %及63.86%,波動性較大。

      可以看出,白馬藥業2020年營收、凈利潤、毛利率均大幅下滑,而此種情況也體現在主要產品銷量上?! ?/p>

      2020年1-6月,白馬藥業主要產品猴耳環消炎顆粒、裸花紫珠膠囊、婦炎康復膠囊、八珍膠囊、替米沙坦膠囊、保婦康凝膠銷量均大幅下滑。其中替米沙坦膠囊銷量下降幅度最大,同期銷量為3460.31萬粒,較2019年1-6月的6715.93萬粒下降48.48%。

      然而,銷量的大幅下滑也使得公司面臨存貨管理及減值風險。2018年-2021年6月,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4306.30萬元、3582.23萬元、2772.32萬元和2989.32萬元,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18.63%、15.08%、10.71%和10.42%。

      對此,白馬藥業在招股書中坦言,若不能有效的進行存貨管理,將可能造成存貨未能及時銷售而變質失效的風險。未來如市場環境發生變化,導致庫存商品、原材料等價格大幅下跌,可能導致出現大額存貨跌價準備的風險。此外較高的存貨金額也增加了流動資金積壓規模和資金周轉壓力,導致一定的經營風險。

      報告期內,白馬藥業應收賬款賬面余額分別為8405.09萬元、7420.33萬元、7645.94萬元和 7340.77萬元,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93次、4.49次、3.52次和4.03次,存在應收賬款回款風險。

      截至2021年6月,公司流動資產合計為2.87億元、非流動資產合計為1.91億元、流動負債合計為7931.24萬元、非流動負債合計為2372.78萬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為4377.61萬元。

      2.20億元推廣服務費流向“空殼公司”?

      然而,巨額的“資金周轉壓力”和“應收賬款風險”,未能阻擋白馬藥業在營銷方向的大筆投入?! ?/p>

      招股書顯示,2018年-2021年6月,白馬藥業銷售費用分別為1.12億元、1.19億元、7428.32萬元及4471.90萬元。其中,業務推廣費分別為7854.89萬元、8261.51萬元、4729.08萬元及3021.69萬元,分別占銷售總費用的69.87%、69.51%、63.66%及67.57%,為主要銷售費用。

      值得注意的是,在“兩票制”推行之后,白馬藥業在全國各區域面向公立醫療衛生機構的銷售已全面采用符合“兩票制”要求的學術推廣模式,原本由傳統經銷商承擔的市場推廣職能轉由公司承擔?! ?/p>

      在“學術推廣”模式下,白馬藥業委托第三方推廣服務商在合作區域市場進行專業化學術推廣活動,報告期內公司向第三方推廣服務商采購推廣服務的金額分別為7392.83萬元、7550,.13萬元、4302.81萬元、2794.81萬元,累計高達2.20億元。

      而相對的學術推廣活動分別為849場、780場、468場、282場,2018年,平均每一天舉辦2.36場推廣活動。

      然而,高達2.20億元交給第三方業務服務商進行學術推廣,卻引來媒體“空殼公司、商業賄賂”的質疑聲,有媒體稱“白馬藥業高達2.21億元推廣費流入23家推廣服務商口袋,而推廣服務商成立時間短、注冊資金少、頻繁變動,其背后的業務推廣真實性存疑,是否存在商業賄賂,也讓人起疑?!?/p>

      招股書顯示,白馬藥業共與23家推廣服務商合作。其中,前五大推廣服務商變動較為頻繁。

      2018年的第二、三、四、五大推廣服務商次年即在前五大推廣服務商名單中消失。2019年,福建俊清醫藥信息咨詢有限公司、陜西秦商之星信息服務有限公司、陜西萬企匯企業服務有限公司、商洛融易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新增進入前五,成為公司第二三四五(2.250, 0.09, 4.17%)大推廣服務商。

      而到了2020年,不僅2019年新增的4家推廣服務商退出前五大推廣服務商名單,且連續兩年穩居第一推廣服務商的陜西凱源通企業服務有限公司及其關聯方也消失在前五名單中。

      值得注意的是,白馬藥業歷年的前五大推廣服務商中,有些公司剛剛成立不久,就進入了白馬藥業的前五大推廣服務商名單,而在退出白馬藥業前五大推廣服務商名單后不久,又被蹊蹺注銷,令人懷疑這些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承接白馬藥業的“學術推廣”服務。

      如2018年、2019年的第一大推廣服務商陜西凱源通企業服務有限公司,成立時間為2019年4月19日,注冊資本僅30萬元,在退出白馬藥業推廣服務商名單后,即于2020年9月9日被注銷,“存活時間”僅一年半不到;而2019年第二大推廣服務商福建俊清醫藥信息咨詢有限公司,成立時間為2018年1月9日,后于2019年8月14日被注銷,“存活時間”也在一年半左右?! ?/p>

      

      此外,在天眼查、企查查上查詢上述這些推廣服務商的工商注冊信息顯示,這些企業的參保人數或者顯示為0,或者未披露參保人數。另外,鎮江潤楊醫藥咨詢服務有限公司、無錫酷玩汽車服務有限公司等還存在白馬藥業前員工、現員工為公司實際控制人的情形,因此有媒體質疑白馬藥業部分推廣服務商為空殼公司,而推廣服務商的頻繁變動也使得這些學術業務推廣真實性存疑。

      對此,中國網財經記者致函白馬藥業,截止發稿,未收到任何回復。

      近幾年研發費用不及2021年上半年銷售支出

      相對于2億多元的大手筆銷售費用,白馬藥業的研發費用“略顯吝嗇”?! ?/p>

      2018年-2021年6月,白馬藥業研發費用1276.44萬元、1525.53萬元、1093.78萬元及457.08萬元,占同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07%、3.98%、4.29%及5.83%,累計達4352.83萬元,不及2021年上半年的銷售支出。

      當前正在進行的主要研發項目共計14項,包括桑椹膏工藝變更及質量標準提升研究、磷酸苯丙哌林口服溶液技術開發、靈芝糖漿技術開發等,其中9個項目的研發方式為自主研發及委托研發。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白馬藥業共擁有39項專利(發明專利5項,實用新型24項,外觀設計10項),其中2項發明專利、14項實用新型專利予以質押,質押金額為3000萬元。此外,公司還存在2項處于申請階段的專利。

      在現有產品方面,白馬藥業共有16個在產產品被納入國家醫保目錄。但根據《基本醫療保險用藥管理暫行辦法》第十一條,國家醫保目錄原則上每年調整一次,公司相關產品若被調出國家醫保目錄,則可能導致被調出目錄的產品銷售收入下滑,從而影響其生產經營。

      報告期內,公司產品復方氨酚烷胺膠囊、氨咖黃敏膠囊于2020年1月被調出國家醫保目錄,該等產品的銷量、收入在調出國家醫保目錄后有升有降,銷售收入變動額分別為444.30萬元、-85.09萬元,變動幅度分別為73.37%、-45.64%。

      此外,2021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占比前三的產品——猴耳環消炎顆粒(29.78%)、保婦康凝膠(17.22%)以及裸花紫珠膠囊(14.24%),均為處方藥產品。其中猴耳環消炎顆粒被納入云南省醫保目錄,保婦康凝膠和裸花紫珠膠囊均為全國醫保目錄乙類。根據國家醫保局2019年相關文件的要求,原省級藥品目錄內按規定調整的乙類藥品應在3年內逐步消化。

      白馬藥業表示,依據規定,預計猴耳環消炎顆?;驅⒂?022年6月被移出云南省醫保目錄,此外公司非主要產品小兒氨酚黃那敏顆粒、樂孕寧顆粒等8個產品均或于2021-2022年被移出地方省醫保目錄?! ?/p>

      資料顯示,白馬藥業的實際控制人為黨百遠一家三口,其合計持有公司86.56%股權,其中黨百遠擔任公司董事長,黨皓(黨百遠之子)擔任副總經理、董秘,李在荔(黨百元之妻)則擔任公司辦公室主任。并且黨百遠姐姐之子付皎通過白馬投資間接持有25.61萬股,占比0.28%。李在荔姐姐之子徐立通過白馬投資間接持有13.52萬股,占比0.15%。

      2001年,黨百遠個人投資3000萬元將國營南昌白馬藥業有限公司改制收購,但坊間對黨百遠獲得白馬藥業控制權的方式一直爭議聲不斷。根據媒體報道,白馬藥業原本是一家全民所有制企業,其前身為南昌國資桑海集團興辦的全民所有制企業白馬廟廠。2001年,桑海集團通過無償劃轉方式收回下屬白馬廟廠資產,并將上述劃轉收回的部分資產轉讓給博士達、長城資產南昌辦事處、江西省南昌滕王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滕王閣)后,由桑海集團、博士達、長城資產南昌辦事處、滕王閣以上述資產共同出資設立南昌白馬藥業有限公司(簡稱白馬有限)。

      2002年11月,桑海集團向廣州齊進貿易有限公司(簡稱齊進貿易)轉讓所持白馬有限40%股權(對應320萬元注冊資本)及相應債權,交易價格為700萬元。半年之后,齊進貿易將這些資產轉手給黨百遠。對此,有媒體提出質疑,疑點一,齊進貿易是否系代黨百遠持股。公開消息稱,1995年,黨百遠下海創業,2002年,其與江西桑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政府聯系,個人出資3000萬元參與白馬有限改制。疑點二,黨百遠的3000萬元資金是否為真實出資,資金來源是否合法。2005年,另一股東滕王閣向黨百遠轉讓白馬有限10%股權,經營交易價格為105萬元,價格明顯偏低。后來,黨百遠頻頻以現金、實物資產及無形資產對白馬有限進行增資。2017年5月,白馬藥業啟動正式IPO之前,黨百遠以現金出資1436萬元補足上述出資。疑點之三則是,黨百遠此前的增資存在瑕疵,一定程度上說明其資金不足,其3000萬元參與白馬有限改制,是否真實,獲得白馬有限控制權,黨百遠耗費的成本究竟是多少?

      對于上述質疑,中國網財經致函白馬藥業,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復。

      來源:中國網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