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2.5億存款不翼而飛“案中案”:工行女高管詐騙被判無期,涉案金額達35.6億

      

    2.5億存款不翼而飛“案中案”:工行女高管詐騙被判無期,涉案金額達35.6億

      近日,據華夏時報報道,中國工商銀行南寧分行(下稱“工行南寧分行”)高管梁建紅利用職權進行暗箱操作,導致儲戶逾2.5億元存款“不翼而飛”。

      目前該高管已被判無期,但仍存上億元資金未追回。一審法院認定梁建紅對儲戶實施了盜竊行為,銀行不用承擔任何賠付責任。

      對此,儲戶和網友都表示難以理解。

      有網友質疑“都存銀行了還被盜,不是銀行的責任?”“車放停車場丟了,停車場沒責任?”“工商銀行的信用就值2.5億?”“銀行以后可以找某些人,讓其任職高管,把上億元資金轉走,這個銀行沒責任,被抓的人,把錢全轉走了,這個套路太可怕了”。

      也有網友表示“貪圖高息,不經判斷就將存單密碼設置為統一密碼,儲戶明顯也有很大責任”“這些儲戶是經過中間人不是正規手續辦的,承諾給額外的利息,說到底就是貪”“這就是打著幌子的兩頭對騙,個人體外循環,儲戶做好了出事我就起訴對方單位裝不懂的思想準備,這和工作人員坑你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事”。

      北京京安律師事務所張越律師對時間財經表示:“職務侵占和盜竊最根本的區別在于行為人對于該財產有沒有管理權限。對于這個案件而言,被害人的存單是真實存在的,銀行也實際承辦了這項業務。梁建紅通過偽造存單方式替換被害人存單,已經明顯超出了其職權范圍,應當以盜竊罪論處。就民事責任而言,因銀行內部管理漏洞導致儲戶的損失,銀行是應當向儲戶承擔賠償責任的”?! ?/p>

    2.5億存款不翼而飛“案中案”:工行女高管詐騙被判無期,涉案金額達35.6億

      竊取存單2.5億

      梁建紅是工行南寧分行個人金融業務部總經理,她出生于1977年,主要負責工行南寧分行在南寧市的個人類業務,包括儲蓄存款、理財和個人貸款等。

      據華夏時報報道,2018年9月至2019年5月,梁建紅以為貸款企業做存款貢獻為由,通過梁某某等3名中間人找有閑置資金的客戶到工行辦理大額存款業務,承諾除給予正常的銀行大額存款利息外,額外支付給中間人每個月4.5%左右的收益。為順利竊取儲戶存單款,梁建紅還指使下屬時某偽造存單等銀行票證,趁儲戶不備替換真實存單。

      2021年11月19日,南寧中院作出一審判決:梁建紅因犯盜竊罪、詐騙罪、偽造金融票證罪等,被判處無期徒刑;時某及另兩名案犯分獲七至十五年不等有期徒刑;責令各被告人退賠各被害人的經濟損失。

      梁建紅在集資詐騙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方面,涉及向48名集資參與人吸收資金合計約35.6億元,集資參與人實際損失約1.5億元。具體到盜竊存單款方面看,據統計,梁建紅共計竊取被害人李思、張珊等28人存單款約2.53億元,除去案發前已返還部分款項,案發后仍有約1.2億元未歸還。判決書確定的退賠責任清單顯示,這約1.2億元由梁建紅及下屬時某兩人共同退賠?! ?/p>

    2.5億存款不翼而飛“案中案”:工行女高管詐騙被判無期,涉案金額達35.6億

      多起申訴被駁回

      目前裁判文書網未公布梁建紅詐騙案一審判決書,但時間財經獲悉多個相關裁定書,披露了相關受害人情況。

      (2020)桂民申396號裁定書顯示,2019年3月6日,原告邱思鄉在工行金湖北支行柜臺上將自己工商銀行卡中的300萬元購買了案外人中國工商銀行的大額定期存單,該支行也向原告出具了一張操作柜員號為01124的中國工商銀行回單《憑證》以及一張大額版存單。

      2019年5月24日,邱思鄉突然聽到消息,說其他儲戶有人發現他們自己手上的存單在第三人處被注銷,其中款項不翼而飛,隨后自己的款項也被告知無法追回。

      該第三人為中國工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寧市楓林路支行,邱思鄉表示,自己從未去過第三人處注銷該存單,但注銷存單的行為發生在第三人處。邱思鄉請求,被告工行金湖北支行賠償存款本金300萬元及銀行同期定期存款利息12210元,第三人承擔責任。

      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兩份編號為南公南公捕字[2019]00043號、南公南公捕字[2019]00044號《逮捕證》內容顯示,梁建紅、時蓓涉嫌詐騙罪、偽造金融票證罪,南寧市公安局已對其二人執行逮捕,上述刑事案件仍處于偵查階段,而梁建紅、時蓓參與了本案存單開戶、提取等事宜,故本案不屬經濟糾紛案件而有經濟犯罪嫌疑。

      因此法院駁回邱思鄉的起訴,并將本案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受害的不止邱思鄉一人,蘇德發被工行南寧分行“私人銀行定制大額存款業務”招攬,于2019年3月24日在被告工行衡陽支行營業廳柜臺處存入800萬元,存期為三個月。兩個月后,蘇德發查詢發現,該筆存款賬戶已經銷戶,工行衡陽支行告知蘇德發,原告存入的該筆存款不能兌付。

      2019年2月18日,李曉紅在工行永凱支行柜臺辦理了一張金額為45萬元的儲蓄存單。儲蓄存單顯示,存期為三個月,利率1.43%,利息1608.75元,2019年5月,李曉紅到被告柜臺要求兌付到期存單,工行永凱支行柜臺工作人員稱存單已銷戶,拒絕兌付。

      無一例外,這兩位受害人均被移送公安機關處理為由被駁回。為此,有受害人還申請了二審和再審,均被駁回?! ?/p>

    2.5億存款不翼而飛“案中案”:工行女高管詐騙被判無期,涉案金額達35.6億

      類似案例工行賠了85%

      張越表示,梁建紅被判盜竊并無不妥,但這與儲戶追責銀行并不矛盾,儲戶仍可以再向銀行追責。

      那過往類似案例,是否會支持儲戶對銀行的追責呢?

      2015年5月份,為幫助案外人錢玉堂融資,工行廣源支行工作人員張馗與案外人陸文輝商議以銀行需要辦理貼息存款的名義,套取存款人的資金。

      2015年5月27日,陸文輝通過中間人楊寧聯系張錫民至工行廣源支行辦理150萬元的存款業務。張馗為張錫民辦理了歸屬地為泰興的工行銀行卡后,將張錫民的150萬元資金轉至上述銀行卡,并將牡丹靈通卡e時代存款對賬簿交給張錫民。后張馗又將上述資金轉帳至錢玉堂的銀行卡中,并將空白的銀行憑證讓張錫民簽名,再打印出轉帳內容后入檔。

      為使張錫民相信,案外人楊寧向張錫民遞交了一份承諾書。承諾書落款處加蓋有工行廣源支行業務專用章。

      當日,案外人錢玉堂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給付張錫民利息37.8萬元。

      2015年8月6日,工行泰興支行向泰興市公安局舉報張馗等人涉嫌偽造金融票證一案,泰興市公安局于當日立案偵查。通過公訴,一審法院經審理作出判決:張馗犯偽造金融憑證罪、挪用資金罪,共被判6年4個月,并處罰金10萬元,追繳挪用資金405萬元與在案贓款45萬元。

      因張錫民通過查詢發現銀行卡中沒有存款150萬元。向工行廣源支行要求兌付存款未果,遂訴至一審法院,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工行廣源支行、工行泰興支行支付款項150萬元及利息。

      一審法院認為,工行廣源支行與張錫民之間構成儲蓄存款合同關系,銀行對存款人的存款具有安全保障義務。本案中,工行泰興支行、工行廣源支行對營業場所和員工的內部管理以及業務辦理流程監管等方面均存在過錯,且該過錯與張錫民的款項存入銀行卡后被挪用具有因果關系。

      此外,對工行廣源支行員工張馗的判決已追繳張馗所挪用的資金一并發還給工行泰興支行。因此,工行廣源支行應當承擔返還張錫民款項的責任。工行廣源支行為工行泰興支行的下級分支機構,且一審法院生效刑事判決書確認追繳張馗所挪用的資金后亦是發還給泰興支行,因此,張錫民要求泰興支行在本案中承擔連帶責任,符合法律規定,予以支持。

      因此一審判決,張錫民于2015年5月27日收到的37.8萬元,系張馗為達到犯罪目的而通過錢玉堂支付的所謂高額利息,應在工行廣源支行返還張錫民款項時作為存款本金予以扣除。因此,工行廣源支行應當承擔返還張錫民存款本金112.2萬元,并按同期活期存款利率支付相應利息的責任。

      二審銀行提出異議:本案中,張錫民在工行廣源支行辦理150萬元存款業務,當天即收到37.8萬元利息,年利率高達25.2%,張錫民應當認識到國有商業銀行不可能有如此之高的利息,而且銀行也不可能在存款當天就支付利息,因此,這是一起典型的銀行非正常業務,但張錫民并沒有盡到充分的注意義務。

      此外,張錫民在空白的轉賬憑證上簽名,盡管這是工行廣源支行工作人員張馗的犯罪手段,但這也是張錫民疏于防范所致。

      由此銀行認為,應當認定張錫民在本案中具有過錯,工行廣源支行工作人員張馗的行為不能認定為工行廣源支行的意思表示,工行廣源支行與張錫民之間未成立儲蓄存款合同關系,無須承擔合同責任。如果銀行有明顯過錯,相對人有過錯的,可以減輕銀行的賠償責任。

      二審法院認為,張馗之所以能夠實施犯罪,主要原因在于其系工行廣源支行的工作人員。張馗能將張錫民的150萬元轉出,與工行廣源支行對其工作人員監管不力密不可分,故工行廣源支行在本案中具有明顯過錯,應對張錫民的資金損失承擔主要的賠償責任。

      張錫民亦有過錯,可減輕工行廣源支行的賠償責任。根據本案相關案情,法院酌定工行廣源支行對張錫民資金損失112.2萬元承擔85%的賠償責任,即工行廣源支行賠償95.37萬元,其他15%的資金損失由張錫民自行承擔。

      來源:時間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