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
  •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
    029-63907152

    最慘購房者!延期4年未交付 號召業主集資復工

      鄭州市二七新區是繼鄭東新區后最大的城市規劃,把守著鄭州西南門戶,南水北調運河穿流而過。2016年,在鄭州打拼數年的許燁(化名)買下該區域南三環珠江翠園小區一套90平方米的房子。按照購房合同約定,房子本應于2018年6月30日交付。

      讓他沒想到的是,時隔近6年,項目被列為問題樓盤,不僅交付遙遙無期,還要業主籌資才能繼續建設。今年1月26日,項目開發商珠江置業第三次向業主發出籌措資金的通告,稱達到基本交付條件(即基礎入住條件)必需追加建設資金4561萬元,約合每平方米追加498元。

      而在2021年3月、10月,珠江置業已兩次要求業主通過購買項目車位、商鋪等方式自籌建設資金1239萬元。面對項目“補不上”的資金缺口,業主們對開發商不再信任,也對房子何時交付更添幾分憂慮。

      據時代財經了解,長沙、衡陽、太原等多地延期交付的項目都存在讓業主補交房款的情況。這讓業主們左右為難:不交,房子可能徹底“擺爛”;交了,業主的損失又可能進一步擴大。

      項目停工后,開發商讓業主籌錢開工

      2014年7月,鄭州本土開發商珠江置業獲得項目地塊使用權,開發了珠江翠園小區,包括4棟住宅、一棟公寓。

      2016年前后,1033套住宅悉數售出,合計回籠資金約3億元。2017年,公寓項目珠江上景寓開售,160套公寓合計賣出近1億元。許燁對時代財經稱,“當時買到房子很開心,地理位置、交通條件都很好,簽下合同后一直很期待?!?/p>

      李峰(化名)則買了珠江上景寓一套38平方米的復式公寓?!凹依镆惶追孔邮巧鲜兰o90年代的樓梯樓,父母年紀大了、爬樓并不方便,而且我就在(珠江上景寓)附近上班,所以買了一套以改善居住?!?/p>

      不過,2017年初,許燁、李峰和鄰居們陸續發現自己購買的樓盤停工了。對此,珠江置業多次回復業主稱“系環境管控、市政道路環翠路不通而暫停施工”。直到臨近交房期限(2018年6月30日),珠江置業改稱“因環境管控和資金鏈緊張,小區無法正常進行建設”。2019年,該項目被列為問題樓盤。

      幾年來,珠江置業曾數次承諾交房時間,但均未如期兌現。

      2020年4月20日,珠江置業給業主們發了一份《珠江翠園項目延期交房的情況說明》,稱建設剩余工程需資金6798萬元,建議業主積極購買車位、地下室和商鋪。李峰對時代財經稱,珠江置業曾面向業主發起兩次籌資,通過出售車位等先后回籠資金逾1000萬元?!坝械募彝ダщy,就四家甚至五家合資購買一個車位。沒辦法,為了小區盡快交付、能有個房子?!薄 ?/p>

    \

      但業主們的積極籌資并未補上項目的資金缺口。今年1月26日,珠江置業再次發出《致珠江翠園業主們的一封信》。信里,珠江置業稱前期業主已籌資1239萬元建設資金,但根據審計報告,剩余未完成工程需追加建設資金7020萬元,達到基本交付條件(即基礎入住條件)必需追加建設資金4561萬元,約合每平方米追加498元。

      珠江置業再次承諾了交房期限:“我們保證,通過各位業主們積極伸出援助之手,如籌得充足的建設資金,我們將使翠園小區在2022年8月份達到基本交付條件;如果籌來的資金不是很理想,我們也會積極開展工程施工,分樓棟有重點地進行施工,工期也會相應順延?!?/p>

      鄭州珠江置業副總經理宋蕾在接受時代財經采訪時稱,前期延期交付主要因為環境管控(每年4個月)和市政道路不通,資金缺口則因原材料上漲、時間成本等。追加房款主要靠業主意愿,目前該工作還未正式開展。

      對于籌資渠道,宋蕾稱,“銀行肯定不能融資,我們也沒有其他的途徑。主要是將項目剩下的資產賣掉,大概1000多萬?!睂τ陧椖抠Y產價值與所需建設資金之間3000萬左右的資金缺口,宋蕾坦承:“看業主愿不愿意自籌(即每平方米追加498元),但現在這個事也沒有定下來,我們只是發起,還要看業主是否愿意?!?/p>

      開發商或挪用預售資金,母公司退出項目股權

      與許燁遭遇類似的,還有來自西安雁南和悅府的業主宋銘(化名)。

      近日,在西安市住建局的協助下,宋銘和鄰居們拿到項目預售資金監管銀行平安銀行出具的資金去向,發現33億元預售金中,僅10.89億元進入監管賬戶。監管賬戶中的近11億元中,4.89億元用于歸還前期融資,工程款為4.67億元,帳戶余額僅為5400萬元。

      根據購房合同,宋銘的房子將于2022年底交付,但自2021年10月份開始,樓盤建設緩慢接近停工。而近期,項目母公司通過股權轉讓的方式退出和悅府項目公司西安奧宏置業有限公司(下稱“奧宏置業”),將所持有的51%股權出售給西安厚德置業有限公司。

      對于股權轉讓的原因,奧宏置業稱是為保障項目和業主利益,母公司股權進行了變更。公司表示,項目開發建設主體未發生變更,完全不影響《購房買賣合同》的繼續履約。

      不過,宋銘和鄰居們的心里卻沒有底,在他們航拍的圖片中,項目現場幾乎無人在作業。對此,項目相關人士對時代財經稱,“元宵節過后已陸續復工,從3月初開始基本是全面復工狀態,每天現場約兩三百人。不過根據現場工序、工種的安排,如地下工程建設,施工狀態并不能從外面看到?!?/p>

      西安雁南和悅府項目施工現場

      關于項目公司股權轉讓和預收資金情況,上述人士稱,“只是資本層面的工商權益變更,合法合規。這是合作雙方基于合作上的一些考量,也是為了確保項目交付、資金流動及整個的工程建設?!?/p>

      對房企預售資金的監管正引起重視。當前,國內各城市的預售資金監管規則不一。今年2月份,全國商品房預售資金監督管理辦法出臺。根據該《辦法》,商品房預售資金額度監管為“重點額度監管”,由市縣級城鄉建設部門根據工程造價合同等核定,確保項目竣工所需的資金額度。只有在賬戶內資金達到監管額度后,超出額度的資金方可由房企提取自由使用。

      不過,對于受延期交付影響的許燁們而言,他們還未找到維權的有效途徑。每月除了要還2000元左右的房貸外,大部分人還要花費千余元租房住。西安的宋銘房貸壓力更大,每月超9000元。

      北京市東元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李松律師對時代財經稱,對于樓盤遲延交付,業主可根據合同約定主張賠償違約金,因延遲交付造成的租房支出等損失,也可據此主張相應的賠償。如果開發商資金鏈斷裂甚至破產的話,業主可作為債權人參與破產清算。不過,如果開發商破產后沒有什么資產的話,業主權益確實難以維護。

      來源:時代財經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