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違法不良信息舉報
    029-63907152

    6家險企去年四季度償付能力不達標 5家皆被風險綜合評級拖累

      1月30日,保險公司紛紛在中國保險行業協會官網公布了去年四季度償付能力情況。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顯示,共有6家險企最新的償付能力不達標。

      具體來看,這6家險企分別為渤海人壽、前海人壽、合眾人壽、安心財險、渤海財險、陽光信保。除安心財險之外,其余5家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與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均達標,但風險綜合評級不達標,被列入償付能力不達標的險企之列。

      “卡在”風險綜合評級上

      根據去年3月份正式施行的《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管理規定》,保險公司同時滿足以下三項監管要求,方能稱為償付能力達標公司:一是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50%;二是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不低于100%;三是風險綜合評級在B類及以上。不符合上述任意一項要求的,為償付能力不達標公司。

      對照監管規定,包括渤海人壽等3家壽險公司和渤海財險等2家財險公司由于最新的風險綜合評級在B類以下(C類或D類),被列入償付能力不達標公司之列。安心財險的償付能力充足率和風險綜合評級均不達標。

      從壽險公司來看,渤海人壽償付能力報告顯示,去年四季度末,其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為134.74%,兩項指標均符合監管要求,不過其2021年第三季度風險綜合評級結果為C類(注:險企每季度償付能力報告中披露的最新風險評級為上一季度的風險綜合評級結果)。

      前海人壽去年四季度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與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79.16%、130.1%,均符合監管要求,不過,其最近一期的風險綜合評級為C類。

      從財險公司來看,陽光信保去年四季度的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和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均為760.09%,均大幅高于監管要求。不過,其最新一期的風險綜合評級為C類。陽光信保表示,公司評為C類主要是戰略風險和操作風險兩方面原因導致的。公司于2021年10月14日收到重慶銀保監局“渝銀保監罰決字【2021】31號”《行政處罰決定書》,針對該決定書提出的問題,公司正在進行整改。

      渤海財險2021年三季度的風險綜合評級也為C類,被評為C類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償付能力充足率處于較低水平”。從償付能力來看,渤海財險去年四季度末和去年三季度末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逼近監管線,分別為101.72%、100.26%。

      風險綜合評級是保險公司風險管理能力的重要體現。銀保監會近期表示,雖然險企風險管理工作取得積極成效,但監管評估中也發現一些不足,主要有:部分公司董事長、總經理等關鍵少數在經營理念上對風險管理不夠重視,在專業能力上也難以滿足全面風險管理工作的需要;部分公司照搬照抄模式化的風險管理制度或監管規則,缺乏可操作性;“重制度、輕落實”的現象較為普遍;部分公司相關部門配合聯動不足,降低了風險管理工作實效;部分公司風險管理工具運用能力不強;部分公司信用風險管理不到位,內部評級制度不健全。

      多家險企提出應對舉措

      就償付能力不達標,多家險企提出了應對舉措。渤海人壽表示,公司主要風險來自于公司治理和資金運用方面。對此,公司以內控及操作風險自評估為抓手,采取對公司各項流程、風險點與控制措施進行再識別等一系列措施。投資風險方面,公司通過采取各種法律途徑及必要的法律手段,積極化解現存的投資風險項目。

      前海人壽則表示要采取多項應對舉措。一是積極開展償二代二期建設工作。二是優化風險偏好體系。三是,優化機構風險管理評估體系。

      安心財險表示,2021年四季度,公司按照風險管理工作計劃,穩步推進風險管理各項工作:一是密切監測償付能力變化情況,董事會和高管層全力推進融資工作進展。二是按時完成公司風險管理報告及指標監控、風險提示等工作。三是啟動了2021年內部控制評價工作,對監管數據報送、客戶服務管理等條線進行檢查,目前該項工作正在進行中。

      行業償付能力短期或下降

      業內人士預計,2022年保險行業整體償付能力短期或出現下降,個別險企今年仍然有可能出現償付能力不達標的現象,且有補充資本的需求。

      2021年12月30日,銀保監會發布《保險公司償付能力監管規則(Ⅱ)》(下稱《新規》),引導保險公司專注主業,提高保障水平。與此同時,《新規》還引導保險資金支持“30·60”雙碳目標,鼓勵保險機構控制房地產投資規模與長投規模。

      國盛證券分析師王一峰認為,預計各保險公司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及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將會有不同程度的降低。實際資本方面,壽險未來盈余計量規則的調整預計將是實際資本降低較為主要的原因,此外,長期股權投資、投資性房地產等方面的規定也對實際資本有影響。最低資本方面,壽險公司利率風險要求的最低資本降低較為明顯,而信用風險、保險風險、其他信用風險要求的最低資本有所提高,兩者形成一定的沖抵;財險公司利率風險影響較小,最低資本要求會有所提高。整體來看,預計部分險企需要補充資本,2022年的分紅比例可能會有所下降,但不會造成持續性影響。從長期看,《新規》大幅優化了以風險為導向的償付能力管理體系。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行業管理咨詢合伙人周瑾對記者表示,由于“償二代二期”規則的變化,部分險企切換后的償付能力充足率會下降,少數壽險公司甚至呈現大幅下降,因此行業資本補充的需求會在2022年更為急迫。

      安永(中國)精算與保險咨詢服務主管合伙人付振平對記者表示,險企要在償付能力監管準則、新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等監管規則的約束下,加強資產和負債雙向協同,以防范償付能力降低等風險。一是要主動調整產品策略,堅持穩健的定價策略,嚴格防范產品定價風險和利差損風險。二是要根據負債端所面臨的市場變化,主動優化大類資產配置。三是要以全面風險管理為核心,在資產配置中貫徹風險管理策略。

      來源:證券日報


    (責任編輯:ZL)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陜西不良信息舉報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