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
  • 因疫情未上的萬元課程退費難 西安貝格少兒學院:六月底退費

      花費數萬元“占位費”提前給孩子報了幼兒課程,因疫情無法上課,如今孩子都上小學了,說好的退費一推再推。

      


      報早教班、私塾幼兒園幾乎沒上課 說好的退費一拖再拖

      50多歲的王女士有兩個外孫女,一個6歲多,一個4歲多。2017年9月30日,王女士與西安市學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簽訂合同,在該公司開設的貝格少兒學院給小外孫女報了科學樂高課,花費了6812.5元,共85節課,至今只上了20多節;2018年4月10日,王女士又交了15744元在該公司的紐約國際早教中心給大外孫女報名了早教課;2019年4月27日,在貝格少兒學員交了51868元“占位費”,給大外孫女預報名了一年私塾幼兒園,也就是幼小銜接的課程。

      

    \


      “這個學校早年比較火爆,私塾幼兒園還是托熟人才報上名的。有時候學校的排班時間跟我們的時間沖突,有時候孩子生病,就沒上幾節課,后來趕上疫情,這些課程就上不了了?!蓖跖空f,2020年疫情嚴重,貝格少兒學院停課,大外孫女也上了小學,不需要再上幼小銜接班,她同年10月提出退費,校方答應退費,收走了合同和收據“走流程”。

      

    \


      因為遲遲未退費,2020年12月3日,西安曲江新區市場監管局大雁塔市場監管所對此事出具消費者權益爭議調解書。調解書中顯示,王女士在西安市學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報了三門課程,要求退款。雙方自愿達成協議:科學樂高課程和早教課程于2021年1月31日前退費,全日制私塾課程于2021年5月31日前退款。

      結果,今年1月中旬,培訓學校再次關門,費用又沒退成。今年4月培訓班開課后,王女士多次找去,今年4月22日,王女士與西安市學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嚴某簽了《貝格少兒學院學員就讀協議》解除協議,約定于4月30日之前將全部剩余金額63719元退還給王女士,利息另算。

      “眼看到期,果然還是不能退費,而且緊接著又是五一長假?!睙o奈之下,4月29日王女士又與嚴某簽訂了《貝格少兒學院學員就讀協議》退費協議,約定校方需在今年5月15日支付王女士剩余課時費與利息70813.1元?!懊看稳?,他們都說在引資,就要有錢了,到了約定的退款日子,就說錢沒籌到。承諾的退款一分錢都沒退,市場監管部門協調的退費調解書,他們簽了也不執行?!蓖跖空f,自己現在已經不太相信了。

      公司法定代表人:疫情原因經營困難 再次承諾6月底退費

      5月20日,華商報記者和王女士來到芙蓉新天地4號樓的西安市學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嚴某稱,公司因為疫情原因經營困難,再次承諾不晚于6月30日退費。

      “之前我們給王女士做過一些承諾,但也沒有履行,因為公司確實經營困難。目前在生產自救,同時積極引資?!眹滥痴f,因為疫情原因,從去年的1月起至今17個月,公司營業時間不到8個月。在疫情之前公司在全西安共有13個分校,因為疫情關停并轉了3個校區,現在只剩下10個學校了。去年約300人要求退費,第一批退費的是留學,退了230萬元;第二批是幼兒產品,都是預交一年費用,只上了半年課,每個孩子退了27000元;第三批是早教課程,因為孩子都上幼兒園了,不需要上早教了,“三批退費申請上千萬元,我們退了750萬,還有200多萬元沒有退。今年1月疫情又反復了。去年最多的時候,我們同期服務6000多學員,今年生源減少三分之一,很多孩子過了年齡段、退費人多也有影響?!?/p>

      嚴某說,目前未退費的家長里,王女士算金額較多的,最多的一家有三個孩子,加起來應退費用16萬元,嚴某說,目前正在進行新的招生,有了新生就會有現金流入,就能給王女士退款了。

      華商報記者 佘欣 實習記者 藺蕊/文 強軍/圖

      來源:華商網


    (責任編輯:范強力)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