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貴陽銀行定增案一波三折剛實施,一季度營收又陷首降“泥沼”!


      2020年疫情的突襲,讓銀行業遭受了巨大的考驗,隨著疫情的控制得力,經濟的復蘇,銀行業的資產質量也得到緩解,就在2021年一季度大部分股份行和城商行營收凈利潤實現雙位數增長之際,貴陽銀行一季度營收卻出現15%的下滑,這樣的業績也被二級市場投票,股價跌幅達6%。此外,貴陽銀行曾因以貸還貸、掩蓋不良,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以自有資金借道發放信托貸款等問題遭到銀保監會的處罰。而這些經營問題或許早已反映了貴陽銀行的業績平庸。

      4月30日,貴陽銀行發布業績公告,報告顯示,該行一季度實現營業收入35.38億元,同比下降14.7%,為近年來首次下降。與此同時縱觀財報,該行多項指標呈“下坡”態勢,今年一季度,公司ROE同比下降0.6個百分點,事實上,截至2020年,該行ROE已連續6年下滑。

      此外,在撥備覆蓋率下降情況下,該行2020年不良貸款率較同期提升0.08個百分點。且自2018年以來,該行不良貸款余額、不良率就持續走高,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斷下滑。

      為了提升不斷下滑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2020年1月,公司啟動上市以來首次定增計劃,然而期間接連收到監管罰單,并遭到監管層問詢,而證監會的11條反饋意見問題更是直指不良貸款、資本充足率、關聯交易、理財業務風險等業務核心問題,使得定增計劃一波三折,直至今年4月26日才實施完成。

      營收首次下降,ROE連續6年下滑

      據財報顯示,貴陽銀行2020年、2021年一季度營收分別為160.8億和35.38億,增速對應為9.64%、-14.7%。同期歸母凈利潤增速分別為2.1%和4.39%。

      值得一提的是,貴陽銀行自上市以來營收一直保持正增長,不過近年來增速有下滑趨勢,2020年營收增速較19年同期下滑6.36個百分點,今年一季度營收增速則更是由正轉負。

      而分拆一季度營收來看,該行實現利息凈收入31.7億元,同比下降1.18%,占總營收89.6%。

      期末平均余額凈息差為2.23%,同比、環比分別下降0.16個百分點和0.29個百分點。

      進一步發現,貴陽銀行一季度存款總額為3607.5億元,同比增長1.58%,其中增占比較大的定期存款為2046.9億元,同比增速7.64%;同樣,該行一季度貸款總額2386億元,同比增長3.29%,其中企業貸款為1927.9億元,同比增速為4.14%。

      由此可見,存貸款結構沒有優化或是導致貴陽銀行凈息差下降的主因。

      此外,雖凈利上升,但貴陽銀行ROE卻難掩下滑態勢。財報顯示,該行2021年一季度ROE為4.06%,同比下降0.26個百分點。

      事實上,縱觀年報,貴陽銀行ROE已連續6年下滑。2014年-2020年,該行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26.44%、26.37%、21.67%、19.76%、18.88%、17.41%和15.75%。

      另值得關注的是,貴陽銀行多項指標不斷 “下坡”背后實則與公司治理不無關系,近年來,伴隨著公司不良率攀升,貴陽銀行以貸還貸、掩蓋不良,屢收罰單等問題凸顯。

      因以貸還貸、掩蓋不良等業務頻受監管罰單

      據統計,自2017年以來,貴陽銀行及其子公司共收到罰單40張,處罰金額約1300萬元。

      去年6月30日,貴州銀保監局一次性給貴陽銀行及相關負責人開出了10張罰單。時隔1個月,隨后7月28日銀保監會又連續開出9張。

      而被罰案由多次提到,貴陽銀行以貸還貸、掩蓋不良,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以自有資金借道發放信托貸款,大部分用于置換表內信貸資產及承接類信貸資產,隱匿不良。

      事實上,雖然貴陽銀行盡量掩飾不良現象,但公司不良率依然不斷攀升。而在反饋公告中,貴陽銀行也對不良貸款相關事項作了較多回應。

      公告中,貴陽銀行選取了杭州銀行、長沙銀行等7家截至2020年6月末總資產規模小于1萬億元的上市城商行作為參考,以評估自身的貸款水平。

      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貴陽銀行的正常類貸款比例在規??杀茹y行中排名墊底,為95.67%;關注類貸款比例為2.74%,高于其他7家銀行2.14%的平均水平;損失類貸款占比0.63%,是其他銀行平均值的近1.6倍。

      而據今年一季度最新數據,貴陽銀行正常類貸款占比繼續下降,且較去年年末下降0.42個百分點,同時關注類貸款比例則上升至2.84%,這樣的資產質量呈現出不好趨勢。

      


      另從近年來的業績看,貴陽銀行期末不良率和不良貸款余額持續升高。2017年末,該行不良率為1.34%,截至2020年末,不良率已升至1.53%。而不良貸款余額則由2017年底16.82億元的升至去年末的35.36億元。

      而在風險抵御方面,截至2019年末,該行撥備覆蓋率291.86%,較上年同期上升25.81個百分點;不過隨后不斷下降,到了2020年末,該行撥備覆蓋率同比下降14.56個百分點至277.3%,而今年一季末仍持續下滑至273.83%。

      在此情況下,資本市場似乎也難看好,公司股價近年來跌跌不休。同花順數據顯示,貴陽銀行的股價從2020年初的9.25元,下跌到4月30日的收盤價7.75元,跌幅為16.22%。

      一波三折后,定增方案終實施

      不良率高居不下,資產質量承壓下,2019年末貴陽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由上一年度的9.61%下降0.22個百分點至9.39%。

      為了遏制不斷下滑的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貴陽銀行于2020年1月啟動了上市以來首次定增計劃,然而期間歷經延期答復、撤銷申報、修改方案、回復問詢,該定增方案直至今年4月才實施完成。

      公開資料顯示,貴陽銀行成立于1997年4月9日,2016年8月16日該行在上交所掛牌上市,是我國中西部首家A股上市城商行。

      2020年1月,貴陽銀行董事會通過了定增方案。據該方案,公司擬進行定向增發,募集資金總額不超過45億元,非公開發行對象共8名,分別為廈門國貿、貴陽市國資公司、貴陽投資控股、貴陽工商產投、貴州烏江能源、貴陽城發集團、百年資管、太平洋資管。

      然而,不巧的是,隨后便“撞上”再融資新規,3月2日,貴陽銀行依據新規對定增方案進行了第一次調整。這是貴陽銀行關于此次定增計劃的第一次修改。

      4月24日,證監會向貴陽銀行出具了《行政許可審查一次反饋意見通知書》,要求該行30日內對認購對象、關聯交易、理財業務風險等11個問題進行說明。

      5月20日,貴陽銀行公告稱,由于本次反饋意見部分問題回復需要進行充分論證和補充完善,整體回復工作量較大,公司已申請延期至7月23日前回復。

      7月20日的公告將謎底揭開。貴陽銀行宣布決定撤回公司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申請文件并重新申報,同時對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方案進行了第二次調整。根據貴陽銀行公告,貴陽銀行原認購對象退出。定增發行對象由原來的8名對象修訂為不超過35名特定投資者。

      直至9月12日,證監會對其非公開發行申請材料進行審查,予以受理,直至11月16日,公司表示該申請通過了證監會審核。

      4月27日,貴陽銀行發布公告,公司以10.27元/股發行4.38億股募資45億補充資本充足率,至此,歷時一年多的定增方案在多次修改后終于落幕。

      來源:中訪網


    (責任編輯:范強力)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