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吳尊友:為秋冬季可能到來的新冠疫情形勢做技術準備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曾任中疾控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2003年曾參與“非典”防治工作,今年1月中旬開始參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防治工作。曾獲多項中國政府獎勵和榮譽,并獲得聯合國艾滋病規劃署金質獎章、國際毒品學會諾萊斯敦(Rolleston)大獎等。

      每天中午12點-13點,午飯時間,而在此時,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下稱“中疾控”)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也雷打不動地在做一件事:審核同事發給他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分析”報告(下稱“分析報告”)。經他審核通過后方能報送相關領導和部門。

      57歲的吳尊友個頭中等,頭發濃密直硬、兩鬢略有少許白發。穿一件淺藍色長袖襯衣,并把下擺扎進了黑色西褲褲腰。6月11日,北京確診首例本土病例以后,他頻繁出現在各種媒體發布會的現場,在關鍵節點上他的判斷總能給社會帶去信心和安心。

      吳尊友告訴新京報記者,眼下他最重要的工作是梳理、總結我國過去8個多月新冠肺炎防控的經驗,回顧全球總體及各國疫情發生、發展、控制及反彈等現象,為我國秋冬季可能到來的新冠疫情形勢做技術準備。

      “相當給人以信心”

      6月18日,北京新發地疫情確診首例本土病例的第八天。三天前,根據中疾控安排,吳尊友帶領一支11人的多學科專家隊伍進駐了北京疾控。與北京疾控專家組成聯合工作組,開展新發地市場的病毒傳播機制與溯源工作。

      在當天舉行的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第125場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向吳尊友發問“三天前,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過,未來三天的疫情走勢會決定北京的疫情?,F在三天過去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北京現在的疫情形勢如何?”

      坐在會場主席臺上的吳尊友,雖然戴著口罩卻難掩其笑容。吳尊友的回答是:“我可以明確地告訴大家: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

      語驚四座。吳尊友也由此進入更多人關注的視野。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不僅外界,就是在內部討論中也有專家對吳尊友的樂觀表示懷疑,并認為可能會出現第二波疫情高峰。還有未署名的專家公開表示吳尊友的判斷過于草率。

      吳尊友透露,其實他此前也擔心北京的情況會與武漢、紐約的情況一樣。之所以后來敢回答“北京疫情已經控制住了”,是因為“對北京疫情數據和防控措施落實情況的精準分析與判斷?!?/p>

      這與吳尊友每天要做的一項工作有關,就是每天同事送給他審的“分析報告”。這個分析報告包含了所有病例的發病日期和確診日期,他還可以根據新冠平均潛伏期就此構建出第三個時間點,也就是病例可能發生感染的時間。因此,他是通過三個時間點所反映的疫情特征,以及核酸篩查呈現“無癥狀感染者”的比例所反映的疫情所處流行階段,來判斷“疫情已經控制住了”。

      吳尊友的一位同事李超告訴新京報記者,“綜合各方面信息的基礎之上,再結合流行病學的專業判斷,吳主任才能得出一個個結論”。

      6月19日至27日,北京新增本土病例數在個位數和兩位數間反復了一個星期后,即穩定在了“個位數”。7月6日起,實現了“零增長”。有網友對吳尊友“敢說話”的特點稱,“該你說話的時候,敢說話、敢分析。對大家,對北京疫情控制都有利”。

      今年中秋、國慶相加是8天長假。還能否放心出游,成了很多人關心的話題。吳尊友9月8日通過央視《新聞1+1》又給公眾吃了顆“定心丸”:我國境內存在新冠病毒的地方,主要是在隔離或住院的病人當中,和(相關的)實驗室里,社會層面是沒有病毒的。從新冠肺炎防控角度來看,國慶節到國內各地去旅游,應該沒有什么特別需要警惕的。

      “建議被采納,非常有成就感”

      8月15日,新發地市場部分區域復市。

      6月11日疫情發生后,新發地市場暫時休市。附近冷庫因此被封存。其中一個冷庫冷凍的肉類、水產品有上萬噸。此前工作人員進行過一輪核酸篩查,全部陰性,并對冷庫的貨品、外包裝及環境采集了3000多份環境樣本,核酸檢測結果也全都是陰性。經過這些事先準備工作,復市應該是萬事俱備。有關部門組織專家進行論證后,希望把冷庫的貨品投放到市場。

      吳尊友發現,承擔冷庫檢測任務的是一家第三方檢測服務機構。

      “北京新發地疫情和大連疫情,都說明冷凍貨品或外包裝污染可能引發新冠疫情,冷庫貨品及環境核酸檢測結果事關重大,僅一家第三方檢測服務公司的檢測結果讓人不放心”。因此,吳尊友沒同意冷庫復市的預定計劃,并提出請地方疾控部門再對冷庫部分冷凍產品進行抽樣復核檢查,他建議只抽樣復核檢測三月份以后進口的冷凍貨品,“因為全球疫情是三月份以后才暴發流行起來”。

      有關部門采納了他的建議。復檢的結果,是從亞洲個別國家進口的數噸水產品中檢出了核酸陽性樣本。

      “由于我的堅持,規避了一次水產品污染可能引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的風險。這樣一個工作就非常有意義了”,吳尊友說,這是他自新冠疫情以來做的最重要,也是讓他“感到很欣慰的一件事”。他是根據自己所學的專業認識,前期工作實踐經驗綜合分析做出的正確判斷。

      “作為一名技術專家,你的建議被采納,為保障北京安全發揮了作用,這讓我感到非常有成就感”。

      在艾滋病防治中一次次“破冰”

      在今年1月前,吳尊友的工作主要是開展艾滋病防治。

      1988年,吳尊友碩士畢業后供職于安徽省防疫站(安徽疾控前身)。那是在中國確診艾滋病的第四年。學習了8年流行病學知識的吳尊友感覺:艾滋病在未來會是一個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

      正好那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有一個培訓項目,計劃從中國招收一名學員。吳尊友脫穎而出。1991年,他開始在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讀博,主要方向就是艾滋病防治。

      1995年,吳尊友獲得流行病學博士學位回國。在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中疾控前身),成為時任院長曾毅院士的博士后。彼時,艾滋病在國內出現了蔓延態勢。原衛生部疾病控制司發布的報告顯示,在我國70%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是因為共用針具進行靜脈注射毒品所感染。

      吳尊友團隊調研了解到,多數的吸毒者因共用一個針具吸毒導致艾滋病感染。吳尊友便想了一些辦法,讓吸毒者即使在深夜也能方便地獲得清潔針具。他也因此成為國內第一個嘗試向吸毒者提供清潔針具的流行病學工作者。吳尊友還提出了切斷血液傳播艾滋病途徑的緊急措施,從而避免了大量獻血者感染艾滋病的可能。

      1997年,吳尊友組織了我國第一個高危人群干預研討班?!斑@是一次破冰行動,是中國第一次在公開場合,把控制特殊人群的艾滋病防控措施提出來”。吳尊友回憶,比如發放安全套、預防性傳播、預防吸毒人員傳播,以及同性戀人群怎么開展艾滋病防范工作都在這個研討班上提出來了。而當時相關的艾滋病防治政策并未到位,社會對艾滋病的認識也存在較大落差?!爱敃r是我從業到現在為止最艱難的時候”。

      吳尊友表示,在他開展的艾滋病防控工作中,讓他有成就感的例子不少。比如,優化艾滋病人的診斷和治療程序,稱為“一站式服務”,在廣西示范區試點時,他和團隊成員把從診斷到治療的時間,從原來的兩三個月縮短到十天左右,從初篩陽性到上抗病藥平均只需十天的時間。新診斷的病人一年內的病死率一下就減少了50%-60%。此后該措施成為國家防控政策在全國推廣,使得更多的艾滋病感染者從中受益。

      在吳尊友過去擔任的職務中,還有一個“美沙酮維持治療國家工作組秘書處主任”。這個職務的主要工作,就是將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國際上多個國家已經采用的美沙酮維持療法向國內推廣,該療法被認為是控制艾滋病在吸毒人群中流行的有效方法之一。

      由于美沙酮維持療法的推廣,僅在2006年,全國美沙酮門診由不到60個增加到320個,治療人數從不到5000人增加到4.6萬人。經過十余年的堅持,基本控制了我國吸毒人群的艾滋病流行。

      運動是快樂的一個源泉

      多位受訪者表示,吳尊友作為流行病學領域一個地位較高的專家,他做事卻是親力親為,為人謙和。

      6月24日,吳尊友領著趙婧和李超兩位年輕的同事前往位于朝陽區的一處隔離點做流調。那是一個特別熱的下午。他們穿著防護服在現場一會兒就汗流浹背。吳尊友出來時,趙婧發現他就像被水浸泡過一樣。

      趙婧介紹,吳尊友那天下午訪了三個剛出院到隔離點康復觀察的關鍵病例,每個病例都需要訪談約一個小時。盡管他們已經對病例間的關系都很清楚,但仍然怕有信息遺漏。因此,吳尊友詳細詢問了這三個病例的相關信息,比如賣什么貨物,進貨的渠道是什么,進貨渠道有無變更過,“甚至細到比如他們平常都在里面坐哪部電梯”等問題。

      這讓李超感到有點意外,他原本想,這種工作交給他們完成就是?!皡亲鹩咽谴髮<?,但他仍然堅持到現場,親力親為。這一點挺不容易的”。

      李超介紹,武漢疫情后,他與同行接手做了一個疫情相關的課題研究,在項目標書撰寫過程中,吳尊友會跟他們坐下來一起一點點修改。

      這在吳尊友自己看來,這是他作為一個技術專家應該具備的匠心精神。因為他只有把這些研究成果轉化成一種論文或者交流材料前,做到了細致、簡單,才能讓這些經驗更好地“重復下去”,而他就必須做到逐字逐句地修改好,甚至“對引用的參考文獻原文,雜志名稱、頁碼、標點符號等都去核實”。

      工作之外,吳尊友堅持鍛煉身體。比如酷愛打羽毛球,這是他每周定期完成的一項鍛煉活動,哪怕是坐國際航班剛回到北京,他也不倒時差就到場地去打羽毛球。

      吳尊友的一位朋友告訴新京報記者,吳尊友打羽毛球不像其他人,以取勝為目的。他是為了鍛煉身體,他打球時不怎么考慮技巧性,全場跑就是一定要接住球,這么做是為了達到鍛煉的目的。

      吳尊友也承認,運動是他獲得快樂的重要源泉之一,“一運動滿身是汗的時候感到很快樂,感到精力很充沛”。因此,不管是去美國讀書時,還是回國后工作時,吳尊友都堅持鍛煉身體。

      作為大學室友,安徽醫科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張承業告訴新京報記者,吳尊友在上學時學習成績算不上拔尖,但是他不管是生活還是學習都很執著。這一點讓他很佩服。吳尊友也趕潮流,在上世紀80年代剛剛時興的喇叭褲,他倆就買了來穿。

      匠人心語

      1 你如何在工作中呈現自己的匠心精神?

      吳尊友:我的理解是,把事情做得細、全。比如我們做新冠疫情防控工作,只有把每一項要求解釋得夠具體,基層工作人員才能在實踐中把工作做好。做完后在總結經驗時,寫得夠詳細、具體,才能把成功經驗推廣出去。

      2 在生活和工作中,哪些東西是你一直堅守的?

      吳尊友:生活中,鍛煉身體是我一直堅持的。工作中,我堅持學習。當我從美國博士畢業回來時如釋重負,感覺這一輩子的書都念完了,但回國后開始工作時發現,真正的學習才開始。

      3 什么時候是你認為最艱難的時候,堅持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吳尊友:最艱難是在做艾滋病防治工作時。由于感染艾滋病的多是一些特殊人群。在上世紀90年代,吸毒、同性戀、暗娼都是非常敏感的詞語,這些人群本身也受到社會的一些不同看法,做好這群人的艾滋病防治工作就需要政策支持,但那時還沒有出臺相關的政策,工作開展起來就非常困難。堅持下去的動力就是當時領導給我的保護和支持。他們告訴我,做這個工作不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國家、人民的利益。

      4 你希望將來還要取得什么樣的成就,對于將來還有什么期待?

      吳尊友:我們國家的公共衛生人才還很缺乏,尤其是既有一定專業技能,又有實踐經驗的。我是非常幸運的,受過比較好的理論學習,又有一定的實踐經驗,對國內、國際的情況也比較熟悉。因此,我希望在退休前,盡我的力量去培養更多的這方面的人才。我已經培養了百余名碩士、博士研究生,期待他們做得比我更好,為國家、為人民貢獻自己的一點力量。

      5 你感覺你獲得的最大快樂是什么?

      吳尊友:在生活中,運動使自己的煩惱和不愉快煙消云散了。一運動滿身是汗的時候感到很快樂,精力充沛。在工作中,我做的事情對人民有利,使社會受益,這個時候會感到非??鞓?。這種快樂是沒法用金錢或者其他榮譽替換的。還有,與學生或青年討論科學問題,看到自己的學生成長,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比自己取得成就還高興。

      匠心 暖心

      我做的事情對人民有利,使社會受益,這個時候會感到非??鞓?。這種快樂是沒法用金錢或者其他榮譽替換的。(記者 肖隆平 實習生 龔正楊)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