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
  • 敢干 實干 巧干!2018,陜西橫山等4縣脫貧攻堅C位出鏡

       昨天,是改革開放整整40年的紀念日。40年來,我國貧困人口累計減少7.4億人,貧困發生率下降94.4個百分點,譜寫了人類反貧困史上的輝煌篇章。

      作為中國的門戶、一帶一路的起點,陜西“肩負”著時代賦予的光榮使命,也“肩扶”著56個貧困縣(區)的“未來向往”。黨的十八大以來,陜西省貧困人口由2011年底的775萬人減少到2017年底的183萬人,591萬人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由28%下降到7.54%,下降20個百分點,2017年首批4個貧困縣實現脫貧摘帽。

      2018年,根據國務院扶貧辦反饋意見和貧困縣退出有關規定,陜西延長、橫山、定邊、佛坪4個貧困縣區脫貧摘帽,退出貧困縣序列。

      那么,這4縣(區)究竟有何脫貧法寶?脫貧之后,如何鞏固?在艱難困苦的脫貧路上,又有哪些經驗教訓得以沉淀?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脫貧摘帽后如何再出發?

      

    \

     

      退出貧困之后,怎么樣了?

      在曾經的脫貧攻堅歷程中,即使有些貧困縣發展水平已經“脫貧”,卻遲遲不愿“摘帽”。其一,為繼續吃“政策、資金”;其二,雖得了“魚”利卻沒有培育真正的“漁”術,脫貧之后極大可能返貧。

      2014年以來,延長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2萬人減少至0.06萬人,脫貧1.94萬人;定邊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3.6萬人減少至0.33萬人,脫貧3.27萬人;橫山區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4.95萬人減少至0.28萬人,脫貧4.67萬人;佛坪縣建檔立卡貧困人口由0.8萬人減少至0.03萬人,脫貧0.77萬人。

      “真正賴以發展的地方產業,自力更生的精神慣性”,是多個扶貧專家和干部的對于“真正脫貧”的共同認知。

      延長縣克蘇村的王文安,種地50畝,其中紅薯8畝、大蔥8畝,這些年,在政府幫扶與自身努力下脫離貧困。今年,他計劃在紅薯與大蔥之外,再種植點花椒、核桃和辣椒等經濟作物,豐富形態,降低單一產物在干旱時期的市場風險。這樣的想法,剛好被經常入村扶貧的縣委書記藺治斌了解到了,他提醒王文安“紅薯應轉變捎帶種植思想,學著當作產業來經營,要做精做優花椒、紅薯和大蔥,保持長效品質,要走優質高效和電商銷售相結合的農業產業發展之路?!?/p>

      這個時節,已是2018年的11月,也是延長宣布退出貧困的3個月后了,扶貧干部卻沒有“退出”工作,脫貧群眾也沒有“退出”努力。一把手繼續入進村入戶,和農戶點對點、面對面調查詢問,了解村民產業發展、家庭收入、產業投入、子女狀況、飲水、網上銷售農產品等發展的需求,是一種常態?!熬蜑榱俗龅叫闹杏袛?,只有把脈號得更準,才能對后面政策的制定更有針對性,才能更好地鞏固脫貧成果?!?/p>

      

    \

     

      在定邊縣紅柳溝鎮賀圈村,李志章一家五口三個是殘疾人。在紅柳溝鎮黨委書記王學瑞的幫扶下,投資十萬元開起了加工廠,做起了農產品加工的營生。如今,李志章還自己種了一百多畝地、養了數十頭豬,一家人的純收入近9萬元,而周邊農民的小麥蕎麥玉米都可以在他的廠子加工,只是適當收一些費用。村里人稱贊他,不僅自己渡過難關,還幫扶鄉親們的生產生活,“這種精神很鼓舞人”。

      令縣長焦利民更自豪的是,通過脫貧攻堅的艱苦實踐,各級干部作風得到錘煉,“特別是各級干部長期吃住在一線、戰斗在一線,干群關系更加和諧融洽”。這種沉淀,正是鞏固脫貧成果、繼續開創發展的寶貴“精氣神兒”。下一步,定邊縣脫貧不脫政策,走城鄉融合發展之路,根據自身優勢,大力發展鄉村旅游、紅色旅游、觀光農業等新業態,促進農業發展多元化。

      榆林橫山,無定河邊,漂泊“無定”著貧困人口的“脫貧夢”。通過產業、就業、教育、移民搬遷等各項幫扶措施,今年9月底,成功實現了脫貧摘帽,夢想的浮舟終于“安定”了下來。面對成績,橫山區提出“扶持政策不變、工作力度不變、資金投入不變、幫扶力量不變”的四不變原則,進一步鞏固提升脫貧工作。脫貧攻堅期,橫山區曾把土地整理、集中連片建設高標準寬幅梯田作為突破口,為民謀福,“去年連打工帶分紅就是3萬多塊錢,下一步就向山上發展,山上今年也給我們推了寬幅梯田,我們村干部說準備上水、種藥材、 種果樹經濟作物,哎呀, 前景好得很?!睓M山區黨岔鎮北莊村脫貧戶劉增義滿懷信心的說。

      脫貧之后,高標準寬幅梯田建設高潮已掀起,“下一步,我們將繼續抓好,寬幅梯田羊子(養殖)山地蘋果等基礎支撐產業,確保群眾能夠穩定增收,為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和全面小康奠定堅實基礎?!睓M山區委書記王效力說。

      攻堅時期,資金扶持、產業培育是“及時雨”;摘帽之后,自力更生、干群一體的內生動力與產業提升、鄉村振興是“長流水”。脫貧過程中所積累的主客觀“本錢”,優化成大步流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本領”。

      投"資"更要投"智","產業"成就"家業"

      扶貧,從來都不是獨奏,而是交響。產業、資金、心志、作風、機制等多方抓手的相互配合,是摘掉貧困帽的關鍵。而在“長線產業”、“轉移就業”、“異地搬遷”、“蘇陜協作”的陜西智慧下,率先摘帽的延長、定邊、橫山、佛坪4縣還兼有著自己的“獨門秘籍”。

      同樣的寒氣襲人,去年此時的一次采訪,坊叔看到在佛坪縣各個鎮、村,卻都有黨員干部奔波忙碌的身影?!包h建+扶貧責任”,擰緊一股繩共助脫貧,是綠色佛坪的“紅色”引擎。

      不僅各級黨組織、黨員干部層層劃分“責任田”、人人肩上有擔子。全縣30名縣級領導、79個單位,與包括35個貧困村在內的44個村、1270戶2886名貧困戶結對認親,而且暗訪督查組不定期不打招呼進村入戶核查情況。

      通過扶貧,錘煉黨建,鍛煉干部,練就擔當敢為的“先鋒兵”;再讓練好“精兵強將”壓實責任,各展身手。佛坪不僅在黨建中促進了“人和”,更在黨建中謀得了“地利”,以“黨建+產業園”的模式,在產業鏈上建支部促進脫貧。佛坪地處秦嶺腹地,盛產山貨野果野菌。在陳家壩香菇產業園,已經讓全村人的生活“香”了起來。三郎溝村貧困戶胡光全被吸納進產業園,租賃了1.3萬袋香菇袋料,通過免費培訓、黨員幫扶等掌握了技術,當年年底,胡光全就創收近3萬元,還結婚成家。

      2017年以來,佛坪縣建成黨員創業基地80個、示范戶120個,帶動700多人脫貧致富,涌現出“陜西省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余劍、王坤等先進典型,全面完成了2017年脫貧攻堅任務,35個村、1052戶2562人實現脫貧退出。

      黨建是“引領”,產業是“硬件”。但在這條“硬路”上,曾曝多次“軟肋”:項目建成卻閑置、基地辣椒已長成卻無人問津......如何讓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讓扶貧產業既“立得住”又“長得大”?

      天賦陜北美,橫山羊肉香。2010年09月03日,原國家質檢總局批準對"橫山羊肉"實施地理標志產品保護。突出主導產業,抓好投資引導,是橫山產業扶貧的不二法門。 “為羊而種、種養結合、舍飼養殖、農牧循環、綜合收益”的發展思路,圍繞這一思路,通過品牌戰略帶動、“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等創新營銷模式,先后培育出 10多家羊肉生產加工企業,并通過線上線下銷售,使養羊成為脫貧致富的主導產業之一。橫山區畜牧獸醫局黨總支書記黃堯:“羊子飼養涉及全區18個鄉鎮,目前,全區羊子飼養量超過220萬只,養羊產值突破12個億,農民養羊收入占到全區農民人均純收入的40%以上?!?/p>

      羊肉賣到長三角、珠三角,響徹全國,如何繼續打好“羊”牌,帶動橫山其他農產品發展?2016年以來,橫山區委、區政府以扶貧攻堅為抓手,以羊肉、小雜糧等特色農產品為依托,發展 “合作社 + 貧困戶 ”的產業扶貧模式,以電子商務進農村為突破口,推行“品牌化 + 電商化 + 組織化”的“三化合一模式”,建設“橫山羊肉 ”、“橫山大明綠豆”、“ 橫山大米”等為主的農特產品質量溯源體系。

      三年來,橫山累計投入資金1.5億元,組建鄉鎮農畜產品經營(屠宰)企業19家,村級種養殖專業合作社110個,扶持種養殖戶12723戶,惠及貧困人口10068戶28203人,年人均增收1647元。以亮點產業立根,形成農(產)+企(加工)+銷(主動推介、國企訂單)+高校(學、研)的完備產業鏈條,同時圍繞品牌,在拉長產業鏈的同時,豐富產品線,最終帶動橫山農特產品的全面開花。

      扶貧:要敢干 實干,更要巧干!

      “扶貧干部干,貧困群眾看”,“給錢就富有,花光再返貧”.....

      .

      只顧“短脫”不顧“長脫”,甚至一味靠外力“拖”貧,很容易陷入“脫貧—返貧—再扶貧”的惡性循環。這是脫貧曾走過的“彎路”。

      目前,陜西還有183.27萬貧困人口、52個貧困縣需要脫貧,任務十分繁重。特別是11個深度貧困縣、482個深度貧困村,貧困發生率高、貧困程度深、脫貧難度大。

      艱難困苦,玉汝于成。改革開放40年,我們在奮斗,與貧困再見;2020年,全民脫貧目標,我們要巧干,與走過的彎路再見。

      彎路一 “紙上扶”

      在寶雞市某縣區的一次走訪,一貧困村民直言不諱地講述了他們身邊曾經發生的情況。一位40多歲的貧困戶,家有目不識丁的老母和兩個上小學的孩子,他本人在外地打工。被登記為貧困戶后,因為時不時要本人在場,不僅要在自家院子拍照還要填寫各種表單,他不得不隔三差五就被叫回來一次?!盎疖嚥缓么?,工時也誤了,還要路費,把伙計折磨得干不了個活,工地都不要他了?!贝迕穹从?,那位貧困戶最后向扶貧干部提出自己主動退出貧困戶,原因是“哪怕自己多干幾年,也不受這種熬煎?!?/p>

      點評:部分區縣在扶貧工作中,“層層分解年度脫貧指標,年終脫貧銷號是‘矮人堆里選高個’”;“有的地方各類登記表、調查表、明細表、記錄表等五花八門,大量時間消耗在紙面上”。貧困人口不能“被脫貧”,精準扶貧更不能“紙上扶”。

      

    \

     

      彎路二 “注水份”

      在寶雞鳳翔陳倉、扶風、千陽等地,還曾出現一級哄一級的數字造假現象。某扶貧干部向坊叔透露,當時脫貧攻堅“不那么嚴格”時,在登記之初,有的干部為了自己親戚“撈點零花錢”做成“貧困戶”,致使貧困人口總數“水分過大”。最后哪知“風向變了”,嚴格“退出”,一邊又是“脫貧任務和時間表”的考核壓力,“搬起石頭砸自的腳”。

      點評:從過去扶貧工作暴露出的問題看,假脫貧等問題不時發生,這些從官員政績出發的脫貧思維、工作方式,必然被廣大群眾所唾棄,也很難得到民眾的認可。搞“數字脫貧”“被脫貧”或者“被貧困”,要給予最嚴厲的追究,要嚴肅問責。

      彎路三 “走過場”

      安康市漢濱區五里鎮劉家婭村一貧困戶家,提及扶貧干部都做了哪些工作,幫了什么忙時,貧困戶略顯尷尬地說,“填表,有時候發點東西,給點補助?!彼麄內缃裆踔吝B幫扶的干部叫什么,長啥樣都記不清。家中因病輟學的姐姐、因貧轉學的弟弟都無人問津。一些敷衍行事的扶貧干部,不僅沒把好政策落實下去,還傷了貧困戶的心。

      點評:有的扶貧干部或很少深入幫扶地區,或即使來到幫扶地區也是蜻蜓點水,對幫扶對象情況一問三不知,“出工不出力”。脫貧攻堅的主戰場,正是干部作風的大考場。要真扶貧、扶真貧、真脫貧。

      

    \

     

      彎路四 “急求成”

      208坊在基層采訪時曾聽聞,有的地方要求扶貧干部做到“六個一”,包括吃飯、睡覺、洗腳、看電影、逛商場等都要“陪貧困戶一次”,初心是為了讓扶貧干部能夠真正俯下身子與貧困戶心連心,但具體的要求在實踐中卻并不實用。

      點評:不能以“?;ㄕ小眮砻苫爝^關、宣揚政績、亂喊口號,而是要扎扎實實落實上級的每項政策,真真切切的了解群眾每一處困難。凡是“花哨”的舉措,都會成為“笑話”。

      現有貧困人口脫貧成本高、難度大、易返貧是陜西的“老大難”,但在多次整頓與改進、摸索中,陜西總結出了自己的“新路子”。今年以來,陜西把提高脫貧質量放在首位,將扶貧同扶志、扶智相結合,開發式扶貧和保障性扶貧相統籌,堅持大扶貧格局,聚焦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困難群體,取得了一系列新戰績。首先,緊緊圍繞產業為基礎、帶動為關鍵、利益為核心。目前,全省產業脫貧戶長線產業覆蓋率85.7%,其中今年計劃脫貧的29.9萬戶中,長線產業覆蓋率為89%;同時,把就業扶貧作為中心任務,通過擴大就業空間、勞務輸出、發揮公益性崗位等,截至9月底,全省扶持貧困勞動力轉移就業26.4萬人,自主創業6000人,免費技能培訓12.5萬人,分別完成全年目標任務的183%、133%、273%;再次,將易地扶貧搬遷作為第一民生工程來抓,截至8月底,已開工28.45萬套95.45萬人,入住15.96萬戶54.92萬人,入住率57.54%;此外,通過蘇陜協作,簽署120余億元合作項目協議。

      40年,曾經的糧票、布票、肉票、魚票、油票、豆腐票、副食本等已經進入了博物館。從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到“弱有所扶”,2020年,“貧困”將要成為“史記”,需要我們用勤勞、智慧和勇氣去完成!陜西,責無旁貸,且未來可期!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noscript id="ggq8o"></noscript>
  • <tt id="ggq8o"><s id="ggq8o"></s></tt>
  • <bdo id="ggq8o"></bd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