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

    人民幣匯率跌破6.94 短期“破7”概率不大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10月2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9409元,較上個交易日下調52個基點,已連續3日下調,且為近兩年來首次跌破6.94。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昨日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的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美元指數依然處于強勢階段,特別是美國經濟各項數據依然比較強勁,美聯儲加息節奏比較穩定,這使得美元仍處于較強勢的周期中;二是中美貨幣政策重新出現分化,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利差收縮到0.4個百分點,這是人民幣匯率貶值的國內基本面因素。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外匯研究員王有鑫昨日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近期匯率下跌原因主要有三:一是避險情緒的蔓延;二是中美貨幣政策持續分化;三是意大利與歐盟在預算草案上的分歧持續惡化,歐元走弱,美元走強。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昨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近期美元指數處于強勢運行狀態,這必然對人民幣匯率產生一定貶值壓力。當前國內宏觀經濟仍處在中高速增長區間,即使納入貿易摩擦因素,短期內也不存在“失速”可能。下一步國內貨幣政策向偏松方向微調也將合理有度,“大水漫灌”現象基本可以排除。因此,基本面并不支持人民幣持續大幅貶值。

      就人民幣匯率近期走勢如何,王青表示,短期內如果美元指數保持強勢,人民幣對美元雙邊匯率或將繼續順勢小幅下調??紤]到美元繼續大幅沖高的可能性較小,短期內匯率“破7”的概率不大。

      王有鑫表示,目前既有支撐匯率穩定的因素,也有對匯率不利的因素,匯率波動將顯著高于之前。不過,即使未來再次出現匯率短期的下滑,或出現跨境資本流動的異常波動,央行也有豐富的經驗和充足的工具應對極端情況。因此,需對中國經濟和人民幣匯率持有充分的信心。

      黃志龍表示,當前,美元指數后期突破前期高點的可能性不大,同時中國經濟減稅政策、基建投資等政策都逐漸落地,后期經濟企穩回升的趨勢可能會重新出現,這將為人民幣匯率穩定將創造好的條件。從中期來看,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的可能性更大。

      


      商務部:中國不會搞競爭性貶值

      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表示,他對修改美國如何界定匯率操縱國家的標準,持開放態度。據了解,此舉將讓美國總統特朗普有機會正式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

      對此,10月25日,新聞發言人高峰在商務部召開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作出了回應。他指出,一國是否操縱匯率,一國的匯率水平是否合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經有權威的評估方法,并已在近期得出人民幣匯率水平與經濟基本面相一致的結論。中國沒有操縱匯率的結論也是國際社會的共識。希望有關國家能夠尊重市場規律,尊重客觀事實,不把匯率問題政治化,也不要把一國自己的標準強加于國際規則之上。

      高峰表示,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多次重申不會搞競爭性貶值,不會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下一步,中國將堅定不移地深化匯率市場化改革,繼續完善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外匯局:前三季度跨境資金流動平穩供求平衡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未來在加快外匯管理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同時,將采取綜合措施維護外匯市場穩定

      10月25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2018年9月份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表示,前三季度,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總體平穩,外匯供求基本平衡。

      從具體數據來看,前9個月,銀行累計結匯92294億元(等值14163億美元),累計售匯94263億元(等值14444億美元),累計結售匯逆差1969億元(等值281億美元)。前三季度,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18%,售匯增長10%,結售匯逆差下降75%;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20%,支出增長16%,涉外收付款逆差下降49%。其中,涉外外匯收付款逆差174億美元,同比下降39%。

      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外匯資金流動呈現雙向波動。一季度月均逆差61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07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39億美元;從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數據看,1月份順差257億美元,2、3月份月均逆差49億美元,二季度月均順差15億美元,三季度月均逆差126億美元。初步統計,10月上中旬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外匯收付款均呈現小幅順差。

      針對當前較為復雜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近期外匯管理部門采取多種應對措施,王春英表示,一是有序擴大資本市場對外開放。取消外商直接投資前期費用額度及前期費用賬戶有效期的要求,提升外商來華直接投資便利化程度;進一步放寬合格機構投資者(QFII/RQFII)資金匯出管理要求,取消鎖定期限制,允許開展外匯套保管理匯率風險;在“債券通”項下實現券款對付(DVP)結算安排;推動境外機構投資境內債券市場利息收入暫免征收三年的企業所得稅和增值稅。二是重啟部分宏觀審慎管理,維護外匯市場和人民幣匯率穩定,如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外匯風險準備金率由0上調至20%等。三是保持對外匯違法違規的高壓打擊態勢,嚴厲打擊地下錢莊、非法網絡炒匯平臺等。

      王春英表示,未來,外匯管理局將在加快外匯管理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的同時,采取綜合措施維護外匯市場穩定。一是繼續深化重點領域改革,實行更加廣泛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二是保持對外匯違法違規活動的打擊力度,同時確保真實合規的跨境貿易和投資不受影響。三是完善“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構建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逆周期調節外匯市場短期波動,維護金融體系安全和國際收支平衡;完善外匯市場微觀監管框架,維護外匯市場秩序。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bdo id="0q6gw"><samp id="0q6gw"></samp></bdo>
  • <bdo id="0q6gw"></bdo>
  • <code id="0q6gw"><button id="0q6gw"></button></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