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ywec2"></tt><acronym id="ywec2"><input id="ywec2"></input></acronym>
  • <table id="ywec2"><input id="ywec2"></input></table>
    <strong id="ywec2"></strong>
  • 有地方政府規劃過度超前,別丟下一身債就拍屁股走人

      無論是規劃過度超前,還是建設規模過于集中,對“鐵公機”項目的熱衷,折射出一些地方依然存在扭曲的發展觀與政績觀。

      

    微信截圖_20180730154131.png


      資料圖

      最近,國家出臺新規,大幅提高了各地申報地鐵建設的門檻。

      一方面,申建城市的財力得更雄厚。申報建設地鐵的城市一般公共財政預算收入、地區生產總值“底線”分別由100億元、1000億元提高為300億元、3000億元;除建設規劃明確采用特許經營模式外,財政資金在總投資中的占比不得低于40%。

      另一方面,申建城市的需求得更迫切。新規增加了擬建線路的初期客運強度指標,即申報地鐵城市擬建線路的初期客運強度不低于每日每公里0.7萬人。

      這兩條硬杠杠可以理解為一句話:城市有需求,政府有能力,規劃要前瞻,建設要量力。這個原則雖然是對城市軌道交通項目制定的,但其釋放的信號卻對“鐵公機”等基建項目具有普遍的指導意義,也提醒一些地方政府部門,發展規模與實際需求要相匹配,建設節奏與支撐能力要相適應,搞基建既要砥礪前行,也要量力而行。

      “高鐵設站,城市穩賺”“要想出行好,城軌地下跑”……近些年,交通基建的大發展有目共睹,各方面對交通基建項目的拉動作用與外溢效應也已形成共識。在提升公共交通供給質量和效率上,百姓更是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但不可否認,一些地方大干快上、盲目跟風,也讓本應造福社會的交通基建項目可能變成地方可持續發展的隱患。

      規劃要有前瞻性,也得看必要性,過度超前、貪功冒進,反而導致資源浪費,加劇人地失衡。交通基建往往投資巨大、公益性特征明顯,而且隨著土地、物料、人工等成本的上漲,建設滯后或沒有預留充足的發展余量,確實會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制約。然而,一些地方對交通基建的客觀規律認識不足,貪大求快,造成了一些公共資源“曬太陽”。像某五線城市耗資近16億元建設的第二機場,平均一天起降航班不到2架。再如一些中小城市罔顧實際,將高鐵站建在偏遠地區,站前廣場更是動輒開發幾平方公里,淪為沒有產業內核的“空殼”。

      “太超前”往往伴隨著“燒錢”,罔顧財力、入不敷出,“致富路”就可能淪為“大包袱”?!拌F公機”建設、運營、維護都需要大量資金,可一些城市自己“荷包”不夠鼓,也引不到外來資本,還難以抑制建設沖動,最終只能通過融資平臺或以PPP等名義違規變相舉債,導致地方債風險積聚。此前,某市地鐵開工不足百日被叫停,就是因為其財政年收入僅為200多億元,地鐵項目建設總投資卻超過300億元。如果放任其推進建設,無疑是寅吃卯糧,會把地方財政拖入泥淖。

      無論是規劃過度超前,還是建設規模過于集中,對“鐵公機”項目的熱衷,折射出一些地方依然存在扭曲的發展觀與政績觀,即依舊奢望以大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為了創造短期政績不惜拍腦袋決策、拍胸脯蠻干,丟下一身債務就拍屁股走人。須知,進入新時代,不能再靠粗放的發展方式、靠強力刺激抬高速度。在邁向高質量發展的路上,我們要堅持新發展理念,步子要穩一點、實一點,絕不給當下留遺憾,更不給子孫添包袱。


    (責任編輯:杜格麗)
    加載更多

    媒體矩陣

    • 看西部
      西部最具影響力的綜合性門戶網站
    關于本網 廣告服務 投稿通道 招聘啟事 聯系我們 免責條款 人員名錄
    午夜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
  • <tt id="ywec2"></tt><acronym id="ywec2"><input id="ywec2"></input></acronym>
  • <table id="ywec2"><input id="ywec2"></input></table>
    <strong id="ywec2"></strong>